-菖蒲轉身向著光線充足的南麵窗台走去,抱起一個手掌大小的花盆折返回來:“姑娘瞧瞧是不是這樣種的?”

紅泥花盆裡麵裝著水和白色的石頭,一株兩尺高的植物立在水裡,根部被石頭壓著。

與其他植物不太一樣,這株植物葉子是藍綠色,而且極其細長,像一柄又一柄小小的寶劍。

這便是龍血竭樹。

昨日得知龍血竭丸很珍貴,一丸能賣一兩銀子,杜錦陌便動了種植龍血竭樹的心思。

她在二十二世紀時曾對這種藥效奇特的神秘植物很感興趣,也試著以基因列印技術製造了一批龍血竭樹苗,並以無土栽培的形式種植著。

菖蒲手裡抱住的便是其中之一。

杜錦陌仔細檢查著龍血竭樹的枝乾以及每一片葉子,確定並無不妥之處才點點頭:“種的不錯,照這樣的情形再過一個月就可以取血竭,到那時我們就有一大筆錢。”

菖蒲瞬間兩眼放光:“那我一定買十隻雞,好好地吃一頓,”說罷,她又看向鬱金,“姐姐你呢,有錢了想做什麼?”

“當然是買藥啊,你看我都胖成什麼樣子了。”鬱金抬手捧住臉頰,鬱悶地歎了口氣。

杜錦陌眉頭輕顰,一隻手放在鬱金的手背上,輕聲勸道:“你放心,等一個月後我們收了血竭,我就拿著血竭去找無雙公子談合作,到時再請他幫忙找找那味藥材。”

“謝謝你,姑娘。”鬱金一陣哽咽,連帶著柳葉眸裡也溢位斑斑點點的淚花。

“鬱金姑娘,請開一下門。”

有人用略略生硬的語調,輕輕拍打著院門。

屋內的溫馨瞬間被打破。

杜錦陌斂住笑,示意鬱金去開門。

來人不是彆人,正是怡佳郡主葉婉怡身邊的那位體格略微壯實的婢女,歩歌。

因沁部的語言與上京城不大一樣,所以歩歌的聲音一聽就能分辨出來。

歩歌來了,怡佳郡主應該也來了。

對於這位人人交口稱讚“識大體,顧大局”的異域女子,杜錦陌隻想敬而遠之。

一方麵是因為昨日在茶樓,對方那一番又茶又立的言談舉止。

另一方麵則是怡佳郡主現在統管著王府內的諸般事宜。

除去菖蒲和鬱金猜測的暗中盯著琳琅苑,有意針對她這樁私人恩怨不說。

單剛來一天就將府裡上上下下的人籠絡得個個都豎起拇指說她好,這心機,這手段,杜錦陌很是不想與她打交道。

偏如今新官上任的怡佳郡主,紅得發紫的怡佳郡主竟親自來她這座冷廟。

“黃鼠狼給雞拜年,冇安好心。”菖蒲小聲嘀咕一句。

輕輕地丟過去一記警告,杜錦陌出了內室,來到花廳玫瑰椅前,徐徐坐下。

她今日雖是簡單隨意地以碧玉簪挽了個髮髻,衣裙也是素淨淡雅的銀白,但剛纔菖蒲已經為她添了腮紅、唇脂,整個人瞧起來不見半分病態。

更何況,她的手腕上還戴著嵌瑪瑙海花紋金手鐲,那是她受封貴侍的時候,姚皇貴妃親賜的首飾。

怡佳郡主要想今日來看她的好戲,那是不能夠的。

杜錦陌端端立在玫瑰椅前,鬱金帶著人進來,恭恭敬敬行禮之後,尚未寒暄,怡佳郡主便握住她的手,道了一句:“我來晚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