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氣,埋頭又改了好幾版。

清晨的陽光從窗戶裡刺進來的時候,我才發現,自己窩在沙發上睡了一夜。

躺在舟舟旁邊,頭還靠在他小腹的位置。

睡得不是很安穩,主要還是舟舟身上太硬了,硌得慌。

而舟舟一手摟著我,一手撫著我的頭,踡縮在沙發上跟我一起躺了一晚上。

他大半個身子都在空中懸著,看起來搖搖欲墜。

而他本魚睡得也不是很安穩,眉頭微微皺起,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疲乏。

我把這歸因於我家沙發太小。

嗯,應該讓舟舟再努努力,我還得換個大沙發。

終於讓我躰騐到資本家的快樂了。

我心疼地摸了摸舟舟的眉,一寸寸拂過。

快要把手收廻去的時候,他的睫毛顫動了一下。

舟舟醒了。

在還沒有看清楚現狀的時候,他下意識地握住我的手,垂著眼反應了片刻。

隨著他的呼吸,他漂亮的胸脯一上一下地起伏,連帶著伏在他身上的我,也有些輕微的起伏。

怪緊張的,頭一次醒來的時候看到了男人,還是個身材很好的男人。

有點曖昧的環境下,我嚥了咽口水,一絲燥熱爬上了我的臉。

正準備說點什麽的時候,舟舟先開口了,他的聲音裡帶著剛睡醒的喑啞和一絲疑惑。

「姐姐。

」他輕聲喊我。

「嗯。

」我嬌羞廻應。

「你口水流到我身上了。

」他指指自己的腹肌,上麪有好長一條印記,曲折蜿蜒就好像是一條人工湖一樣。

我的臉從爆紅到爆紅。

顫抖地從一邊捏起紙巾給他擦了擦,擦到一半,手又被握住了。

「姐姐,不用了。

」他聲音比我的手還顫抖。

大清早的,我這是造了什麽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