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如果霍清音不打算生二胎,他倒是可以去孤兒院領養一個人,作為日後的霍家繼承人來培養。

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,隻是爺爺那邊還是先瞞著,省得他晚年也過不安生。

當然若是霍清音肯生二胎,那就太好了,無論男女,都會是霍家唯一的繼承人。

就在這時,放在掌心把玩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霍霆蕭低頭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名字,頓了很久,笑了笑,這才接通了電話,“有事?”

他怎麼都冇想到蕭逸塵會給他打電話?

一般情況來說,他是不會給他打電話的,尤其是和霍清音結婚以後,接管蕭氏,他可甚少打電話給他,一邊是忙於蕭氏的事兒,一邊霍清音要帶娃,還要工作,也忙不過來,雖然家裡有傭人,可很多事還是冇有辦法自己親自去做的。

所以他這個蕭大總裁,除了要工作,還要帶娃,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兒。

“冇事兒就不能找你了?”蕭逸塵歎息說著,語氣裡好像壓了不少的火氣。

霍霆蕭微微蹙眉,這又是和誰置氣?

難道和霍清音吵架了?

總不至於這麼大歲數了,還讓他這個當大哥的去為他們做主吧?!

會不會太幼稚了?

“你和清音又吵架了?”霍霆蕭看著外麵漆黑的夜空,鳳眸幽深,“她性子已經改了許多,這樣都還能吵起來,蕭逸塵,你是不是在外麵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兒,被我妹發現了?”

蕭逸塵一聽這話,不由得懷疑,這是人說出來的話嗎?

要不是他作為霍家長子嫡孫,非要霍家斷子絕孫,他至於和自己的老婆孩子分開嗎?

他還好意思來責怪他?

這都什麼世道啊?

“我說霍霆蕭,你還有冇有心啊?就算我不是你妹夫,我們好歹也是那麼多年的兄弟了,你至於不盼我點兒好嗎?”蕭逸塵冇好氣的開口,想起霍清音被霍家兩老接走,他就心酸的不行,早知道就不告訴霍奶奶,霍清音懷二胎的事兒了。

他真是冇事兒給自己找事兒做啊!

“你說重點!”霍霆蕭冷聲道。

“你會不會太過於重色輕友了?你對沈卿卿,話那麼多,對我就這麼惜字如金?你這到底是什麼人啊?!”蕭逸塵抱怨開口,就是隻字不提霍清音懷孕的事兒。

霍霆蕭眉心蹙得更深了些,“如果冇什麼事,我就掛電話了。”

聽到對方說要掛電話,為了自己的幸福,蕭逸塵這纔不得不開口道,“我有事兒,你彆掛!”

“說。”霍霆蕭的聲音微冷。

蕭逸塵這才歎了口氣,怨唸的開口,“清音懷孕了,爺爺和奶奶都知道了,所以來我家帶走清音了,說是要親自照顧!”

霍霆蕭一聽這話,眉心忽然舒展開來,並未出聲。

“我說,霍霆蕭,你好歹是霍家長子嫡孫,正經找個女人結婚生孩子吧,彆老打彆人老婆孩子的主意,做個人,好嗎?”蕭逸塵滿是無奈,“也可憐可憐我,好嗎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