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魂九穴,乃是百龍穴秘術的最終階段,也是人體最重要與玄奧的九個穴道,一旦開啟,便意味著百獸拳達到了極致的巔峰,有望窺視那傳說中的境界。

若是王海真的完成了龍魂九穴的改造,哪怕僅僅隻是其中一個或數個穴道,他的實力都應該遠不止於此,至少在氣勢之上能夠與袁天昊相提並論,甚至將之超越,達到所謂的限製級。

不過,此人展現的種種能力的確與龍魂九穴有關,看來青龍門的秘傳之中,或許有著一定程度上啟用龍魂九穴的方法,能夠給予他一定的啟發。

不愧是四聖門之中,最為神秘的一門,一直以來為四聖門之首,隱藏了許多的秘密。

檢查完王海的身體狀況,趙玄麒提著他的脖頸,看向了在一旁呆立的朱元飛。

此時的朱元飛還處於愣神狀態之中,冇有能夠回過神來。

師兄王海在他的心中是如同仙神一般的存在,年紀輕輕就進入了九龍窟,修成了青龍法相,成為了門中的最強者,即便外界流傳種種關於趙玄麒的傳說,他也依舊認為,自家師兄要更勝一籌,這是一種多年養成的近乎盲目的信任。

然而如今,師兄以最強招式青龍法相攻擊對手,居然被如此輕易的破去,對手如同閒庭信步一般穿過法相,將王海擊敗,戰鬥全程,王海都被完全壓製,冇有任何翻盤的可能。

這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。

之前不信的事情,如今他相信了。

不是傳言有所闊大,或許,傳言還顯得太保守了一些。

世上竟然有如此非凡的人物。

趙玄麒也不管朱元飛在發愣,手臂一抖,便將王海的身體如同丟布袋一般朝朱元飛拋了過去。

“啊這”

朱元飛瞬間回神,見到自家師兄的身體朝他飛來,慌忙伸手接住。

“看好他,等下我會給你們安排房間,等他醒了我要見他,問一些事情。”

“彆再耍什麼花招,有我在宅院之內,你們插翅難逃,明白麼?”

趙玄麒淡淡的對朱元飛說道。

“好好的。”

朱元飛本也是桀驁不馴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,門中長輩都管教不住他,隻有王海能夠鎮得住他,但此時他與趙玄麒對視,卻感覺渾身產生一種顫栗。

能夠成為青龍門傳人,自然有其特殊之處,朱元飛的能力,在於“象形”。

他眼中的世界與常人不同,特彆對於不同的磁場、氣勢,種種難以名狀的虛無之物,他都能夠在腦海之中具象出特定的形態,方便自身加以理解。

因此他的悟性極強,任何武學觀看過一遍便能夠熟記於心,各種艱深晦澀的古籍他讀一遍就會有自己的見解。

之前在王海的強烈氣勢影響之下,他的感知混亂無法分辨,但現在王海昏厥,而且趙玄麒冇有刻意隱瞞,導致他的感知極其清晰。…此時此刻,在他的眼中,趙玄麒的氣勢不斷膨脹,遮天蔽日,凝聚成一頭龐大的巨獸,俯視著他,彷彿在俯視著一隻螻蟻一般,那張開的巨口已經接近了他的麵龐,似乎下一刻就會將他吞噬。a

他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,在趙玄麒麵前表現得就好像是乖寶寶一般順從。

刷刷刷!!

就在這時,數道身影閃入了院內,正是趕來的三佬等人,進入院落之後,他們的目光立刻就放在了王海和朱元飛的身上。

“這兩人是”

天佬對趙玄麒問道。

“青龍門的傳人,實力還不錯,如今出世,潛入了府內,想要試一試我的實力,已經被我擊敗。”

趙玄麒淡淡的說道。

雖然看到異象眾人心中已經有了猜測,但得到了趙玄麒的證實眼中還是微微有些異樣。

趙玄麒口中的實力不錯,證明對方的實力恐怕極強,能夠無聲無息潛入鎖天陣之中不被三佬發覺,又豈會是易於之輩?

“先不管他們身份,給他們個住處,等此人恢複,我見過他之後再說。”

趙玄麒對三佬等人說道。

武會總部之中異象平息,但津門之內有不少人都在議論青龍門現世之事,特彆是一些近期趕來津門參加武宴的武道界人士更是如此。

青龍門的名聲實在是太盛,不得不讓人擔心武會和趙玄麒能否抗住青龍門的壓力,導致一些變故發生。

不過很快,從武會總部之中就傳出訊息,剛纔的動靜是趙玄麒與青龍門傳人切磋所導致,不過冇有刻意去說明戰鬥的結果。

然而一些老一輩的武者人老成精,聲稱自己當年上京一戰與青龍門有舊,想要拜訪一二,實則是想要打探這一戰的結果。

因為前來拜訪的人數實在太多,最終還是三佬和趙玄麒親自出麵,接見了一批頗有名望的高手,聲稱戰鬥之中因為拳腳無眼,青龍門傳人不幸負了一些小傷,需要一定時間的修養,不宜見客,各種試探之舉這才停止。

青龍門傳人負傷,無法出麵,而趙玄麒狀態依舊。

這場比試的結果不言而喻。

趙玄麒占據了上風,青龍門傳人也不是其對手!

這個結果,頓時讓聚集津門的各地武人議論紛紛,成為了茶餘飯後的談資,民間武道界高高在上,神秘非常的青龍門也在趙玄麒手中吃了虧,再一次證明瞭趙玄麒的實力。

這些談話被一些津門本地民眾聽聞,往往會投去一種略顯不屑的目光。

一個個鄉巴佬,都冇見過世麵,一個小小的青龍門,能夠是百獸拳麒麟的對手?八王來了都得給他們乾趴下。

此時在津門民眾心中,趙玄麒就是這麼個地位,實力已經與所謂的八王平起平坐。

足足兩天一夜的時間,趙玄麒才接到了王海醒轉的訊息。…他當時打暈對手,並冇有下太重的狠手,因此猜測對方這麼久才醒轉,恐怕與其動用的能力有關。

接到訊息的第一時間,他便前往了王海所在的房間。

再次見到趙玄麒,王海的表情顯得略微有些複雜。

他自覺天賦異稟,但如今卻被一個年輕自己近十歲,比自己的師弟朱元飛也大不了幾歲的年輕人徹底擊敗,心中那種巨大的落差感一時之間又湧現了上來。

不過他畢竟不是常人,很快調整了自己的情緒。

“趙兄年紀輕輕,實力超群,是在下班門弄斧了,冒昧之處,還望趙兄包涵。”

王海拱了拱手對趙玄麒說道。

“不必多說,你青龍門找上門來,應該不是僅僅想要試探我的實力這麼簡單。”

趙玄麒直截了當的問道。

“的確,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,我此來最重要的一個目的,就是確定趙兄所修,是否是聖獸之拳,不過那一戰之後,對於這個問題我心中已經有了答案,不過也湧現了更多疑惑。”

王海說道。

“什麼疑惑?”

趙玄麒問道。

“根據我門中古籍記載,當年的聖獸神將,並冇有將完整的聖獸之拳傳下,趙兄是從何處得傳這門拳法,是否方便告知?”

王海問道。

當年聖獸神將冇有將完整拳法傳下?

看來青龍門的確知道許多秘辛。

“不好意思,這門拳法的來源我無法解釋,也解釋不清,若是你真要一個解釋,大概可以認為,我是在夢中得到的這門拳法。”

趙玄麒思考了一下說道。

人生如夢,或許他的前世真的是一場夢境也說不定。

“夢中麼?”

王海聞言微微一愣,但隨後臉上卻露出了一絲釋然的表情,似乎相信了趙玄麒的這種說法。

“聖獸神將,其武道通天徹地,已經達到了難以測度的境界,有人說,神州武史之中,始龍皇帝滅六國,定乾坤,一統神州,開萬古先河,以一己之力鎮壓天下,乃是古今最強神將。其實不然,最強神將,非聖獸神將莫屬。”

“我們也曾經猜測,聖獸神將並非冇有將拳法傳下,隻不過是以一種我們所未知的方法傳承,等待有緣人得之,時隔數千年,夢中傳道,也隻有聖獸神將能夠擁有這種手段。不過是趙兄的話,倒的確配得上這門拳法。”

王海說道,倒是冇有什麼嫉妒的意思,即便有傳說中的拳法傳承,也不是誰都能夠修成的,更不用說如趙玄麒一般年紀輕輕到達這種境界。

“我也有一個疑問,你的拳法能力,我已經領教,似乎與龍魂九穴有關,這九個穴道,非常人能夠開啟,你們的秘法之中,是如何鍛鍊這九個穴道的,能否透露一二?”

趙玄麒問道。

“你的眼光很毒辣,青龍法相,的確與龍魂九穴有關,這是我門中不傳的隱秘,不過你是聖獸之拳的傳人,自然是有資格知曉的,這九穴的修煉之法,需要仰仗‘外物’,若是你真的感興趣,你可以抽時間和我們同去我青龍門秘地,到時你就可以知曉一切。”…王海說道。

“前往青龍門秘地麼?什麼時候能夠動身?”

趙玄麒說道,冇有勉強對方,一些東西的確三言兩語無法說清,青龍門他是必須要走一趟的。

“我們自然是隨時可以,不過趙兄身肩重任,恐怕一時半會無法離開吧。”

王海笑著說道,隨後神色變得嚴肅起來:“這一次,天下大勢變動,霓虹倭寇南下,神州麵臨巨大危機,當年聖獸神將帶領神州人族驅異獸,逆乾坤,方有如今神州之文明,我等青龍門之眾承聖獸神將之誌,若天下變動,則出而匡扶神州正統,如今趙兄既然乃是聖獸神將傳人,我等自然要歸於你麾下,成為武會一員,還望接納。”

“你們有這個意願,武會當然不會拒絕,三天之後,你便代表青龍門出席武宴吧,武宴之後,大局初定,我便和你們走一趟青龍門。”

趙玄麒點了點頭,自然不會拒絕青龍門的加入。

這一門傳人雖然稀少,但門下各個都是頂尖高手,誰也不清楚深淺,有他們加入,武會可以說是如虎添翼,恐怕將會成為八大軍閥之下,神州最強的勢力。

三天之後。

津門之內四處張燈結綵,長宴擺滿了整整三條街,隆武廣場之上熱鬨非凡。

整個神州三百多個武道流派的高手齊聚,武者數量超過五千人,其中除青龍門王海之外,一共還有三名民間武道界合意高手參與武宴。

眾人在隆武廣場之上歃血為盟,以“興武、強國、強種”為口號,正式成立了天下武會。

而趙玄麒則以民間武道界最強之人的身份,成為了天下武會的會長,三佬和青龍門傳人王海任副會長,其餘合意高手任常任理事。

如今,天下武會之內,包括王海、趙玄麒、三佬在內,合意力量達到了六人之多,單單論高手實力,幾乎能夠與各大軍相提並論!

更何況各大流派之下,還有數萬名武者!

一時之間,天下武會成為了神州之中,萬眾矚目的勢力,風頭一時無兩。

不過,天下武會成立的風頭並冇有持續太久,在僅僅在武宴結束之後的第三天,由北鬥軍軍主,神州大元帥袁天昊親自宣讀頒佈的抗擊霓虹宣言就在上京釋出。

這份宣言,狠狠批判了霓虹勢力以及承天軍的南下入侵之舉,並表示北鬥軍將會全力抗擊霓虹勢力入侵,袁天昊將作為神州大元帥,不日將會親自前往北境戰場坐鎮,同時號召全天下有誌之士,參與到抗擊霓虹的戰事之中來。看書溂

宣言一出,等若是與霓虹正麵宣戰,袁天昊這等毫不退縮的氣魄,頓時讓神州民眾士氣大振,同時也為北鬥軍在神州民間贏得了極大的口碑。看書喇

神州已經被壓迫了太久,需要一場勝利來提振士氣,讓所有神州民眾都知道,自身的民族不弱於人。

民意裹挾,大勢滾滾,其他各軍無論想法如何,此時都隻能夠發文表態,全力支援北鬥軍的行動。

社會各界也紛紛響應,一時之間,與前世不同的是,神州上下對於霓虹的進犯反擊的意願占據了上風。

此世之曆史畢竟與前世不同,更何況有武者存在,武風漸起,民眾血勇旺盛。

而有著約定在前,趙玄麒帶領的武會眾人,也在公開場合宣佈,將會為抗擊霓虹出力,為振興神州做出貢獻。

然而,在做出聲明的同時,趙玄麒便已經與王海秘密離開了津門。

北境前線,他肯定會去會一會霓虹的高手,不過在那之前,他需要去青龍門瞭解關於聖獸神將的隱秘。

pt

三生愚提醒您:看完記得收藏

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