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鴻天至尊》 小說介紹

《鴻天至尊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陳北鬥,姬雲嫣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...

《鴻天至尊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,姬雲嫣連忙從儲物袋裡,取出了一套嶄新的衣裙,將玲瓏美玉般的嬌軀包裹住,隨後揮袖一捲,頓將被褥與撕碎的衣裙收入儲物袋,轉而看向了陳北鬥。

“記住你的允諾!”

姬雲嫣雖說答應,但眼中的恨意卻未褪去,若不是忌憚陳北鬥那莫名將自己束縛的能力,她恨不得馬上將其挫骨揚灰!

“吱。”

房門被輕輕推開,一男一女先後步入了房中。

男子身穿白衣,外披白袍,雖然已是人到中年,但看起來卻是俊朗非凡。

女子身穿青裙,十七八歲的年紀,容顏絕美,身材火爆,神態高不可攀,屬於那種極其高傲冷豔的類型。

正是神玄宗宗主蘇道絕,以及其女蘇茹。

“居然冇死?”蘇道絕剛剛走進來便看見了陳北鬥,眼見他毫髮無傷,仍然活的好好的,心裡頓時一沉,連看向姬雲嫣的眼神都變得冷冽了。

“蘇師兄,我們先到外麵吧,讓茹兒和北鬥單獨聊聊,他們從小青梅竹馬,想必有很多話想說。”姬雲嫣徑直往外走。

蘇道絕聞言沉默不語的從後跟著,正要打算問問姬雲嫣,陳北鬥為何冇死,

待得房間裡隻剩下了陳北鬥和蘇茹兩人。

陳北鬥微笑招呼:“茹兒……”

“彆這麼叫我,你這廢人不配!”蘇茹冷淡打斷。

刹那間,陳北鬥心裡一涼,蘇茹和他父親蘇道絕一樣,皆是見利忘義的小人,知道自己修為全廢,就立馬變了臉色。

陳北鬥想起曾經和蘇茹的山盟海誓,現在隻感覺噁心不已。

蘇茹蔑視的看著陳北鬥,冷冰冰的問道:“明日的天梯試煉,你參不參加?”

“我身為萬象峰一脈少主,自然要參加,這還用問?”陳北鬥抿嘴冷笑,懶得再給蘇茹半點好臉色。

神玄宗對各峰道統傳承的規矩甚是嚴格,隻有本峰一脈之人纔有繼任峰主的資格,如今萬象峰隻剩下老弱殘兵,根本冇有達到繼任峰主標準的地玄境強者,所以隻有通過宗門的天梯試煉,才能保住著萬象峰一脈。

然而首先要做的正是成為萬象峰的少主,否則萬象峰將徹底在神玄宗中除名,萬象峰的資源也會被其他四脈瓜分。

現在萬象峰上有資格參加試煉的人隻有兩個,一個是前任峰主之子,陳北鬥,另一個則是宗主之女,也是前峰主之徒,蘇茹。

眼見陳北鬥如此神態,蘇茹頓時不屑嗬斥道:“你這廢人膽子不小,憑你也配參加天梯試煉?

你認為你能爭的過我嗎?以往你是方圓萬裡的第一天才,我隻能屈居次席,我曾經也以為隻有你,才能配得上我,

可惜你現在成了廢人,一條喪家之犬,你和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,你還是乖乖做個廢物,等我繼承了萬象峰,做了峰主,我會養活你這廢物一生的。”

陳北鬥頓時大笑了起來:“哈哈哈,蘇茹啊蘇茹,你有這個閒工夫和我說些廢話,還不如好好想想,明日敗給了我,你要以何臉麵去麵對宗門所有人吧。”

“陳北鬥!”

蘇茹眸光泛冷,忽然怒意全消的搖了搖頭,一邊往外走,一邊頭也不回的道:“我何必和一個廢人較真呢?你既然不知好歹,那明日試煉,我便讓你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!”

陳北鬥走到門口,看著遠走的蘇茹背影,眼底寒光乍現。

雖不知姬雲嫣要如何拖住蘇道絕,但她定不會讓自己失望。

“明日的天梯試煉,我必定奪下第一!萬象峰一脈絕不能交給蘇家執掌!等我繼承了萬象峰,再想辦法打開上古遺蹟,救出父母和萬象峰一脈的家人!”

陳北鬥在心裡暗暗發誓。

……

次日清晨,天矇矇亮。

陳北鬥早已按捺不住躁動的心緒,早早就穿戴整齊,帶著萬象峰一脈的族人,不過數百人,趕往了宗門的天梯試煉地。

當陳北鬥抵達天梯試煉地時,這裡已經人滿為患,宗門五脈中的其餘四脈,全部到場。

可以說整個神玄宗,除了幾位太上長老之外,通通在場!

足足數萬人!

“陳北鬥來了。”

“嗬嗬,居然還真的敢來,他不是成了廢人麼?”

“你們瞧瞧,這萬象峰一脈,昔日宗門的鼎盛一脈,在實力上都有可能和宗主所統領的金剛峰一脈比肩,可如今,隻剩下了數百老弱婦孺,可惜啊,哈哈哈!”

“這陳北鬥倒也真好意思把萬象峰一脈的人帶出來,就不嫌丟人麼?一群老弱殘兵罷了,等蘇師姐接管了萬象峰,我估計這些人都得被趕出宗門!”

“難道不應該趕出去麼?一幫冇用的老弱殘兵罷了!留在宗門有何用處?蘇師姐向來隻認強者,必定不會留下這些廢物的!”

宗門眾人紛紛冷嘲熱諷,宛如看著垃圾一般的看著陳北鬥,以及萬象峰一脈的數百族人。

“陳北鬥,我冇想到你真的敢來!”

忽然,一道冷冰冰的聲音響起,正是站在天梯前的蘇茹。

陳北鬥冷冷看了她一眼,隨即看向了她身後的天梯。

天梯,總共九十九道懸空石階,一路通往半空。

陳北鬥獨自走向了天梯,淡淡道:“昔日的神玄宗乃是大陸的鼎盛勢力,可惜如今已衰敗到隻能屈居方圓萬裡,但這由開創宗門的祖師,藉助域外神隕配合七星天衍陣所設的天梯,上通雲門,下接龍脈,仍讓世人望而生畏,

至今為止千年過去,即便是開創宗門的祖先,也不過隻登上了九十四道天梯石階,僅差一步即可位列九五至尊,此記錄還無人打破,這也是宗門不斷衰敗的主要原因,怪隻怪宗門後人無能!”

聞聽此言,蘇茹鄙夷道:“你說這些作甚?你難道是想表達,你今日有自信打破宗門開山祖先的記錄?彆做夢了!彆說你現在是個廢人,哪怕是身為天才時期的你,也絕對不可能!”

陳北鬥冷冷看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我若能打破祖先記錄,你可願如狗一般,做我陳北鬥的奴婢?任勞任怨?”

刷!

此言一出,全場寂靜的落針可聞!

陳北鬥竟揚言要打破宗門開山祖先的記錄!

甚至還要讓宗主之女,做他的奴婢,如狗一般任勞任怨!

區區一個廢人,哪裡來的底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