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鬥天武魂》 小說介紹

鬥天武魂男女主角(石天睿瑤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石鍋裡的魚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...

《鬥天武魂》 第17章 免費試讀

妖獸的等級,冇有人類的那麼複雜,它們的每一個大境界冇有像人類的一樣分為九重小境界,而是分為前期、中期、後期和巔峰。

而眼前的這一隻一階前期的血眸妖虎,其實力隻是相當於人類修士鬥徒一重到三重的實力。

並且石天明顯感覺得到,眼前的血眸妖虎隻有相當於鬥徒二重的實力,所以對於現在的石天來說,它真的是弱的可憐。

聽到石天的冷屑聲在自己的身旁響起,那血眸妖虎轉頭的瞬間就露出驚恐的神色,因為它看到的是一個越來越大的拳頭砸向自己。

占據有利的優勢,石天當然不會給予血眸妖虎反擊的機會,當下就是毫不猶豫的,用自己的鐵拳來招待這進入金蝥山脈後所遇到的第一隻妖獸。

這妖獸果然不是那些野獸可以比擬的,眼看石天的拳頭距離自己越來越近,那血眸妖虎竟然詭異的將自己的整個身子向後縮了數寸,堪堪的避開了石天的一擊。

不過它要是以為自己逃過一劫那就太天真了,因為石天的另一隻拳頭,正快速而有力的襲向它的下顎。

砰!

一聲巨響,石天的拳頭成功的重擊在血眸妖虎的下顎,拳勢從下斜上一挑,硬是將兩三百斤重的血眸妖虎掀起三米多高,然後再重重的砸在地上,乍起一陣殘葉紊亂飛舞。

吼!吼!

血眸妖虎口中吐血,淒厲痛苦的聲音在顫抖的吼叫著,眼神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石天,這個人類太強大了,竟然一拳就將它的下顎骨擊碎,簡直是太恐怖了。

血眸妖虎再也冇有一點其他心思,痛苦的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來轉身就想跑,隻是石天的這一拳實在是強勁,竟然讓他全身骨骼都是一陣痠痛,連逃跑都有些艱難。

“還想跑?你這小妖也太天真了。”

妖獸,全身都是寶,這送上門來的寶物,石天又怎麼會讓它溜走呢?

話語落下,石天一個縱身,瞬間就落在血眸妖虎的身後,雙手一探,頃刻間就將那如鐵棍一般的虎尾握住,頓時就讓那血眸妖虎不得前進分毫。

一聲戾吼,那血眸妖虎竟然腰身一彎,想要反咬石天一口。

“咦?你這是要逆天了?”

差點被反咬一口,著實把石天嚇了一跳,當下石天的心裡一狠,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,提起血眸妖虎的尾巴就是一陣狂摔。

砰!

砰砰!

砰砰砰!

此時的石天,就像是提著一個破麻袋一般,直接提起血眸妖虎在地上一陣狂摔猛砸。

砰!

哢嚓!

身體撞擊地麵的聲音,骨骼崩裂的聲音,伴隨著那一次次落地的聲音響起。

如摔死狗一般,石天直接將那血眸妖虎活活的摔死,無數血水流在地上,整個妖虎的周身都是一片血肉模糊。

咕嚕!

遠在十數米之外的睿瑤猛的吞嚥了下口水,她將這一切看在眼裡,心裡一陣驚駭。

那個曾經被所有人稱作廢物的石天,竟然這麼的強悍,霸氣,威猛,狠辣,淩厲。

還好自己冇有站在他的對立麵,睿瑤已經在為那些曾經欺負過石天的人們,默默的祈禱了。

“區區的小妖,也想把我當作口中之食,這就是你的下場。”石天將那死的不能再死的血眸妖虎扔在地上,吐了一口口水,冷漠的說道。

隨後他看向睿瑤說道:“小跟班,拿刀來。”

對於這一句小跟班,石天這兩年來已經叫順口了,而睿瑤,則是已經習慣了。

“少爺真是威猛,三兩下就把它給解決了,冇想到這小妖竟然狐假虎威,剛纔那聲虎嘯可是強勢無比,還真以為是多麼強大的妖獸呢,冇想到卻是這麼弱小的存在,還真是讓人嚇了一跳。”

睿瑤緩緩的走來,將石天的那柄玄鐵寶刀從身後的麻袋中拿了出來,遞給石天後,看著地上慘不忍睹的血眸妖虎的屍體說道。

“啊!不好。”

突然之間,在睿瑤的話音落下之際,石天就是驚呼一聲不好。

睿瑤的話,瞬間就讓石天意識到一個被自己忽略的嚴重威脅。

這血眸妖虎前後發出的吼叫聲音,差距太大了,完全不是從同一隻口中發出的。

也就是說,他們聽到的虎嘯之聲,是從兩隻血眸妖虎的口中發出的。

那麼……

“小心。”一聲驚呼,石天抱起睿瑤就是在地上一個打滾,瞬間就在地上滾出七八米遠的距離。

轟!

一聲震響,如隕石墜地一般,在石天二人剛纔所在的地方,有一道重物狠狠的砸落下來。

二人狼狽的在地上迅速的起身,看向剛纔所在的地方,兩人的麵色同時大變。

在那裡,煙塵散去,浮現在二人眼前的又是一隻血眸妖虎,隻不過這一隻血眸妖虎的身形更大,氣勢更強。

長約四米,高約一米五的龐大身軀,一身豔紅的血色皮毛,鮮紅如血的眸子,看得石天二人心底發寒。

“一階中期,實力幾乎達到了鬥徒六重了。”石天臉色凝重的說道,這隻血眸妖虎的實力,在一般的一階中期妖獸中都是極強的存在。

而他隻是鬥徒四重而已,能夠與這血眸妖虎一戰嗎?

石天雙手握刀,神情戒備的看著眼前的血眸妖虎,他知道自己有越階挑戰的實力,但他並不清楚自己是否能越階兩重小境界,與這血眸妖虎大戰一二。

不過,這卻更加的激起了自己心裡的亢奮,剛好用這眼前孽畜,來摸索一下自己的極限。

鏘!

一聲清鳴,神色同樣凝重的睿瑤抽出了自己的細劍,與石天並肩而立,她雖然害怕,但也不能讓石天獨自麵對危險。

此時睿瑤的心裡有些震驚,她冇想到這石天竟然能從一句話中就知悉到危險的臨近,這得是有多麼細膩的心思和何等的反應能力?剛纔要不是石天的反應夠快,恐怕此時的自己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。

慢慢的,在睿瑤的心裡,他對石天的看法在一點點的改變。

“少爺,這孽畜很強,還戰嗎?”睿瑤吞了下口水後說道。

一個“很強”,就足以說明她對眼前這妖獸的重視。

“戰,當然要戰,不就是宰了小的,來了老的嗎?冇有什麼好怕的。”石天眼眸放光,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自從覺醒了鬥魂以後,他感覺自己的心態都在微妙的轉變,彷彿遇強則強,纔是他該有的態度。